番外惡魔與修羅的狂想曲終焉(1/2)

加入書簽

  “哈,別急,我開玩笑的。”見明月的腳步加快,我不由得逞般的笑笑。“停電是可控的,當你認為合適的時候,就咳嗽三聲,我會斷掉屋里的電源。當然,若是監控室被發現了的話,我會第一時間斷電,否則你就危險了。”為了盡快讓明月從坂上父女溫馨的故事中擺脫出來,我冒著他可能被發現的風險和他開了個玩笑。事實證明,這個玩笑起到作用了。這很好,總比因為一時的優柔寡斷讓明月產生了憐憫之心錯過了任務時機,或者是一時的心軟讓敵人有機可乘,喪命至此要強。

  “靠。。”聞言,明月的速度一緩,恢復了正常的速度。

  “嘿,你自己小心,我備戰了。”話落,我不在看明月那邊的情況,而是再次將狙擊槍架起。玩笑歸玩笑,可一旦進入危險的任務時段,任何一個疏忽都有可能導致自己或同伴的送命,所以在明月恢復狀態之后,我也進入了高度戒備的狀態。調整好狙擊槍的角度,將準心瞄準坂上臣女兒的房間后,我用另一只眼瞟了瞟手機上定位明月的位置。他已經繞過了安保人員直接再一次的上了二樓,去了坂上臣妻子的房間。雖然是以送餐的名義,但事實上現在的他有些冒險,畢竟是直奔著女主人的房間去的,門口的安保人員必然不會讓他直接進入,也就是說,若他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在兩名安保人員引起別人注意前干掉他們,那么一場沖突即將爆發。

  “距離監控被駭還有一分十七秒,再等等。”我對著麥克說了一句。

  “嗯。”明月低聲回復,轉身走入了身邊的儲藏間,停留了大約一分多鐘后才再次走出來。

  “好了,房間的監控我切進來了。”短暫的等候,換來的是整個別墅的各個監控視野。雖然只能切換,但是至少能夠看清房間的布局。

  得到我的指示后,明月就拿著餐盒,走向了兩個守在門前的黑衣保鏢。“二位辛苦了,這是今天的宵夜。”

  明月開始了自己的工作,我本想就這樣監聽這他的舉動以保證他的絕對安全的,可就在我調整監控畫面確認房間情況時,卻發現了意外,明月藏在中控室柜子的兩個包裹被人發現了。這才僅僅是過了不到十分鐘就被發現了,這群人的警惕性太高了。十分鐘不到就要查一次崗。“明月,你在監控室藏的包裹被人發現了,你得趕快,在這群人反應過來前!”

  “咳咳咳!”明月想都沒想直接咳嗽出聲。得到訊號,我立即斷掉了房間的電源,下一秒,整個別墅都陷入了死寂一般的黑暗。只有在走廊墻壁下方處幾個應急燈還閃爍著綠色的微光,讓整個走廊存有一絲生氣。只可惜,這這點微弱的燈光并不能遮掩別墅內人們緊張的氣氛。

  嘭,嘭。

  兩聲悶響出現在我耳邊,應該是明月放倒了門口的兩個保鏢。在兩人倒地后,明月就在我耳邊喊了一句。

  “開燈!”

  嗡!

  一聲嗡鳴,房間再次恢復了燈火,不過和之前不同的是,那兩個剛剛還在明月身邊的黑衣保鏢此時已經躺在了地上。而明月也飛快的闖進了女主人的房間。

  側眼飄過監控,發現大部分的保鏢和雇傭兵都已經開始騷動起來,并向著別墅內部走去。看來他們已經接到了剛剛包裹被發現的訊號。

  “你的包裹徹底曝光了,所有人都在向著別墅里面趕去。快離開!”

  “我先找表!”闖進房間的明月情緒有些激動。雖然并不確定那表是不是就在這里,但是哪怕是一絲希望,他也不想就此錯過。

  “麻煩!”眉頭微蹙,我不由得將槍端起。“解決掉那個女人,然后再找你的表。時間不多了,兩分鐘!西北角我可看不到,你自己小心!”說罷,我控制電腦摧毀了別墅的安保和監控系統,而后拿起了狙擊步槍的控件,開始操縱自己的狙擊槍。

  砰~砰砰~砰~

  四槍連開,四名在后院的雇傭兵應聲而倒。同時這也引起了后院所有人的注意,他們進入了迎戰狀態,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躲進了掩體內。不過這并不影響我射擊,因為我現在的任務就是拖住這些雇傭兵,越多越好。這樣在房間內的明月才能有機會從里面逃出來。

  控制著遙控器,我讓四把狙擊槍間歇的持續開火,而自己則是挪了挪身前的狙擊槍,對準了二層東南的房間,這樣應該可以制造更大的混亂。然而就在我想要回頭操控那些遙控狙擊槍時,山丘的另一端,一道微量的火光微微亮起,緊接著我四把遙控槍的其中一把視野就顫動了起來。

  狙擊手!

  好在這一槍打歪了些,并沒有剝奪我狙擊槍的使用權。從震動來看,敵方狙擊手應該瞄準的是我狙擊槍后面做偽裝的草堆,那本應是人所在的位置。一槍過后,敵方的狙擊手也會發現那是遙控操作而并非真人。

  飛快調整狙擊槍的視野,我將準星對準了剛剛亮起火光的地方。可惜天太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見,除非。。。

  砰!

  對面狙擊手再次開槍,我遙控的狙擊槍監控瞬間花屏了一個,一把狙擊報廢!

  不過付出的代價總要對得起收獲,就在他開第二槍后,我順利的找到了火光的所在地,手中的狙擊彈也毫不留情的射入了他的頭顱。一槍斃命!

  敵方狙擊手肯定不止一個,而我剛剛的一槍應該不會被別人發現,但是如果在開兩槍,敵人就一定會鎖定我的位置。所以在這之前,我能用的也就只有三把僅存的遙控狙擊了。

  將槍口再度調回坂上女兒的房間窗口,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其中一把遙控狙擊上,那是位于別墅東偏南的位置,恰好可以打入一些死角。而給那群雇傭兵造成麻煩最大的也正是這一把。

  專注射擊開始,未進入掩體,或者掩體效果不足的敵人被我一一點殺。當這把狙擊槍射倒第六個敵人時。我裝在他彈夾里的子彈也算是徹底用光。不過,子彈打光的狙擊并不是沒有作用,他還可以誘敵。

  在我專注射擊的同時,敵人的另一名狙擊手也發現了狙擊槍所在的位置。期間他打出了兩顆子彈,一顆打歪,另一顆只是讓狙擊槍所在的樹晃了晃,完全沒有作用,可他自己的位置卻暴露了。于是,我操控另一架狙擊槍瞄準了過去。一槍之后,那個狙擊火力點便銷聲匿跡。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剛剛打掉對面火力的遙控狙擊槍附近的地雷被人引爆。第三把狙擊槍徹底宣告報廢。

  還有一把!

  唯一的一把還在持續工作,而我的視線卻早已落在了與明月對接的監視設備上。此時監控的視野是落在女主人的房間里。房間床上還趟著一個身穿紅色紗衣的女性,不知是死了還是昏迷了過去。明月應該是貼著門口背對著墻,看來他和敵人接上火了。

  “找到了?”我開口問道。

  “找到了!”明月的聲音略顯急躁。“問題是現在我怎么出去,我被包圍了。”

  “你還在西北的房間吧?”

  “是。”

  “趴下!”我對著明月大喊一聲,而后從項鏈中拽出了rpg,對著西南角的窗戶就是一發火箭彈。

  巨大的光亮拖著長長的焰尾,直奔窗戶。

  轟!!!!!!

  巨大的爆炸聲與火光成為了那群雇傭兵和保鏢慘叫最好的遮掩物。

  “還活著嗎?”我對著麥克喊了一句。

  “咳咳咳。”明月似乎是被煙塵嗆到了。“這。。咳咳!。。這不是讓你關燈的咳嗽!”明月聲音微苦,看來那發火箭彈也震得他不輕。

  “現在關燈對你沒好處。”我收起槍和監聽設備跳下了大樹。“我的位置也暴露了,我往你那邊趕去,撐住!”

  “我去坂上臣的房間看看!”任務完成,明月也開始了目標二的工作。

  “好!若不能干掉就想辦法將他引到他女兒房間的窗口!”我回應一聲后便跳下大樹,趁著夜色向著別墅的方向摸了過去。然而就在我前進的時候,我的耳機中,明月的聲音再次響起。

  “坂上先生,能跟我說說,這個表是怎么落到你的手里的嗎?”大約兩分鐘后,我聽到了明月的聲音,這句話應該是對著坂上臣說的。看來明月的目的并不只是找到表,或許這塊表的背后有著明月的一個仇人,否則明月不會跟他這么廢話的。“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滿意,我可以考慮放過你的女兒。”明月的話語很沉穩,這是在誘敵了。

  “你。。你是為了。。”另一側,坂上臣的聲音非常小,大概明月距離他有著幾米的距離,讓我無法聽清他們的對話,哪怕是擁有強大聽聲術的我,當然,現在我還在向著山下飛奔,風聲和敵人的槍聲已經完全將聽聲術的能力掩蓋了。

  不過,聽聲術的無法使用并不影響此次的任務,畢竟我對明月的私事沒什么興趣。

  “目標就位。”沒有幾秒,明月的話語清晰的落在我的耳朵里,坂上臣就位了。于是我飛快的拿出手機調制控件,控制著狙擊槍瞄準了坂上臣女兒的窗子,果然,透過光亮,一個成年人的身影已經站在窗邊。

  “幫我確認目標死亡!”我對著麥克大喊,下一秒,一顆狙擊彈便穿過了窗戶,直接打爆了坂上臣的腦袋!猩紅的血液和碎裂的玻璃灑滿了一地。

  “確認,支援我!”明月的聲音略顯急促,在這之后便是一陣陣的槍聲,看來明月和雇傭兵的兩個頭目已經交上火了。

  “再撐三分鐘!”我放下衣領的麥克,將今生的一把狙擊對著坂上臣女兒房間窗戶處調到自動開火。而后從項鏈中取出一輛越野摩托,跨步上車油門一擰到底,向著別墅方向沖了下去。

  一路騎到別墅下,路上有七八個埋伏在后山的雇傭兵都聽到了車聲并朝我開槍,不過畢竟是后山,樹木繁多,他們的子彈對我根本沒什么影響。在后院的小門處,摩托的速度已經被我擰到最大,雙臂用力提起,整個摩托以抬頭的姿態撞進了小門,在沖上臺階的同時,整個車子也飛了起來,瞬時間,我雙手松開,從項鏈里飛速地拽出了一個早已充好氣的氣囊。在落地的同時人也借助氣囊的緩沖平穩的落地,而被甩飛的摩托則是沖進了別墅的正院造成了巨大的爆炸。

  砰!砰!砰!

  落地后,我一個翻滾抬槍就射,三槍過后,剛剛趕來的雇傭兵就應聲倒了三個。而我也從一層側面的落地窗闖入,并在門口甩出了幾枚煙霧彈,暫時封住了敵人的視野,利用這幾秒鐘的空檔,我架起了兩挺彈鏈超過五百的重機槍,并在扳機處卡了兩個消音器,兩挺機槍一瞬間就進入了自動開火的模式,這樣至少可以堅持兩到三分鐘的后路無支援。直至子彈射光,或者槍管炸膛。

  “我進入別墅了,位置!”槍聲不斷的環境中,我矮下身子,拉起領口對著麥克喊了一句。

  “坂上臣的房間,我被照片上那幾個雇傭兵老大們逼過來了,敵人火力很猛。我需要支援!”明月那邊也是槍聲不斷,同時我還看到了幾個裝備齊全的雇傭兵也從樓上沖了下來。應該是被我摩托爆炸的聲音吸引下來的。

  噠噠噠噠噠!!!

  人還沒有下來臺階,我就已經端起了沖鋒槍對著他們掃去,如此強勁的火力,這些拿著輕機槍的敵人自然毫無還手之力。但想要一口氣制服這些人上去支援明月,光靠沖鋒槍還是不夠的。

  嗖,嗖。

  我從項鏈中拿出兩顆高爆彈,丟上了臺階,兩聲轟鳴后,那些試圖沖下來的敵人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得找別的路上去。有別的路嗎?”清理了眼下的雜兵,我給自己的槍械換彈,樓上的槍聲就沒聽過,我必須快點上去支援明月才行。

  “沒有別的路線,我這邊窗戶下面都是敵人,根本下不去!”明月顯然已經進入了危機的情況。不止我被堵住,他也是陷入了絕對困境中。

  我環看了下四周的環境,發現除了剛剛交戰的樓梯外,這里沒有任何別的通往二層的路。見此,我不禁有些惱怒。“呵,行,我上不去,那你們就都tm給我下來!”

  “喂喂,你該不是想。。。”耳機中,明月的聲音傳了過來。

  “趴下!”我再次喊了一句,而后便從項鏈中拿出了一塊黏膠炸彈貼在了坂上臣女兒下方的天花板上,自己也飛快的逃到了另一邊的房間,關上了大門。

  轟!!!

  爆炸聲響,二樓直接坍塌而下,剛剛還在和明月交火的兩個雇傭兵老大和幾個傭兵直接從二層掉落下來,一同下來的,還有一張床上,一個無法行動的小女孩兒。

  噠噠噠噠噠噠!

  打開房門,一連串的掃射后,對面雇傭兵幾乎是死傷殆盡,就算有活著的也基本失去了抵抗能力。走進塌陷后的廢墟,我檢查著里面雇傭兵的死活。

  “你這是要連我一起卷進去嗎?”二層的明月此時已經探出頭,對著我喊了起來。“這熟悉的爆炸節奏是怎么回事,還有,為什么你喊趴下這倆字這么熟練?”

  “上面搞定沒有。”我抬頭看了看灰頭土臉的明月。

  “爆炸太猛,他們都死的差不多了。”明月道。說罷,便直徑從二樓跳了下來。這樣的高度根本沒什么難度可言。

  “那就快點沖出去。”我將剛剛死掉的雇傭兵老大手邊的槍丟給明月。“敵人的支援就快趕來了,我們得趕緊逃離才行。”

  “等等,讓我看看那個孩子。”話落,明月朝著那個小女孩兒走去。我也跟上了他的腳步,然而,那掉落的床板雖然穩穩的落在了底面上,可那個小女孩兒卻已經滾到了床下,盡管她不能動,人也陷入了昏迷。但是此刻她依然還有著呼吸。

  咔。

  手槍上膛,我將槍口對準了她。可惜這一舉動卻被明月攔了下來。

  “算了吧。”明月看了看我。

  “雖然你這突發的心軟我能理解,但是我不喜歡給自己留下麻煩。”我眉頭微蹙,并不想因此而放過這個小女孩兒,是,這孩子確實是無辜的,這次的任務針對的也只是她的父母而已,可留著她,終將是個不定時的炸彈。

  “若這樣一個小女孩兒也能威脅到你。那我看你也不用混了。”明月再次將我抬起的槍壓了下去。“而且別誤會,我可不是心軟什么的,只不過有點好奇,這樣都死不了,以后在她身上,還會發生什么。”

  “。。。你這第一個理由我還真是無法反駁。不過你這第二個。。。”看著明月那滿是不忍的目光。最終,我放下了自己的槍。“算了,你處理,我去準備逃離工作。”

  說罷,我沒有在看明月,只是慢慢走出了這個類似廢墟的房間。出門時,我還不忘在旁邊地上不斷痛苦呻吟的雇傭兵頭子身上補了一槍。

  走出房間。回到一樓大廳,后院門口的火力網依舊沒有被突破,畢竟從剛剛到現在,我們也才打了不到三分鐘而已。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在里面攪得天翻地覆,外面也沒有人突破進來的原因,如此強勁的火力覆蓋。鬼才敢冒死沖進來。不過我也不敢貿然沖出去。畢竟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敵人埋槍等我。于是乎,我決定選擇了相對安全逃離的方式。

  我從項鏈中取出四挺重機槍,以及我自己的防彈雷諾,還有一大塊鋼板架罩在了車頭。一切準備就緒后,明月也剛好從房間中走出,來到了我的身邊。

  “wtf!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月看著眼前的景象完全進入了懵逼的狀態。

  “我說過,我的火力足以我們做一次完美潛行!”自信的一笑后,我走到了車子旁,將機槍一一部署。

  “用車子沖出去?不是,你每次做任務都這么暴力的嗎?”一邊吐槽著,明月一邊上了車。

  “倒不是每次,只是這次太危險,我只是做了最安全的判斷和選擇。”我的嘴角揚起,臉上滿是興奮。“車子是防彈的,當煙霧彈散盡后就拉動車上機槍的扳機。我們能不能活著沖出去,就看這一回了。”

章節目錄

女校体操队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