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大結局下輩子我來找你(1/2)

加入書簽

  花沐云將泡好了的清茶放到鳳玨面前的小竹桌上,聽著隔壁屋里的聲音,心下冷笑!

  在怡紅樓也有些變態客人會玩這些的,但也是極個別,且都不是姑娘們受罪,如今那五個肥婆卻在太子身上玩得不亦樂乎,也還好他們不知道他這是太子的身份,要不然嚇都得嚇掉床下去!

  “你找的到底是什么人?”

  花沐云很無辜,“這五人皆是竹找的,有兩個據說是達官貴人有特殊愛好養在別院的!”

  鳳玨無語了,將暗格給關了起來,端起桌上的清茶喝了口,“東宮左顏那頭準備怎么樣了?”

  花沐云坐到她旁側,“這些日子他都沒動靜,像是學乖了!”

  鳳玨冷笑,“盯著他,現在東宮籬清回來,是他最大的威脅,他能學乖除非天塌下來了!”

  花沐云悶笑,自然懂這其中的深意,“主子,既然這般麻煩,何不直接讓人刺殺了東宮左顏?”

  鳳玨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只怕是你還沒接近人,就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

  花沐云徒然一驚,“東宮左顏,他?”

  鳳玨起身,“東宮史闌交給你,明天早上記得好好招待他,直到東宮籬清登基為止的這段時間內,我不喜歡在朝堂上看到這個人!”

  花沐云忙跟著起身,“主子放心!”

  鳳玨瀟灑的擺擺手,走人了!

  此時屋頂上的四個老頭卻是石化的附身在青瓦上,盯著下面的動靜,耳根紅透的同時,滿臉黑線!

  看到玨丫頭大搖大擺的走出來,四人忙跟在她身后回了王府!

  待他們四人都回房后,鳳玨這才勾起唇角,神色未名的盯著四人的房間!

  呵呵直樂!

  期間幾個下人走過,鳳玨招來一個家丁,讓他給四個老人燉些清熱的補品上來,那下人滿臉疑惑,都大晚上了,還吃這些事不打算睡覺了嗎?

  不過王妃的話,他哪敢不從,撒腳丫子就跑人了!

  鳳玨這才慢悠悠的回房,東宮皓月還沒回來,鳳玨有些失望,瞪大雙眸盯著床頂!

  就算是要忙都大晚上了,還不回來!

  迷迷糊糊睡了過去,卻是一夜好眠!

  東宮皓月連著三天沒在王府出現,然而卻在第二天早間,整個東浩皇朝都傳瘋了太子事跡!

  說是被幾個肥婆給壓樂了,在行房事時直接口吐白沫!

  還不忘將那場景描繪得繪聲繪色的,任誰聽了也不懷疑,更何況這還是他們認為所親眼看見的呢!

  整個茶樓小巷都津津有味的回味著,戲謔著!

  鳳玨抱著沒睡飽的東宮晟坐在偏廳時,忘了眼四個老人,垂頭低笑,而此時的朝堂卻是要鬧瘋了,彈劾太子的人一下子增加到了三分之二,萬利山一張臉紅青交替,很是尷尬更多的是氣憤!

  北辰國太子的事他的權利就已經被皇上給架空了,如今又出了太子這檔事,如今擺在眼前的事情卻是在明顯不過!

  于是也跟著啟奏,彈劾太子的同時,舉薦五殿下東宮籬清破敵有功,理應加賞!

  而傾向左殿下一派的人卻是憤憤不平的瞪著這萬利山,這人斬斷了手腳還要出來插一腳,真正是可惡!

  萬利山卻是陰暗的想著,既然他們斗了這么多年,太子沒了,他左殿下也休想得逞!

  于是更加賣力的說著五殿下哪里哪里好等等!

  東宮籬清似笑非笑的倪著萬利山,東宮左顏卻是神色陰暗,看著萬利山閃過一道殺氣!

  皇上悠然的坐在龍椅上,一副沒睡飽的神態,任由自己的朝臣在殿上掙得面紅耳赤!卻不發一語!

  這頭鳳玨將喂飽的東宮晟丟給鳳錦和小西兩人后,便讓豐元年端上昨日炒好的瓜子,在偏廳和幾個老人可閑著說話!

  除了那四人外,加了段紅,張初一!

  七人談天說地,鳳玨大多只是笑而不答,聽著他們說這天南地北!

  卻也時不時的瞇著雙眸盯著門外徐徐升起的太陽!

  這早朝也快下了吧!

  幾個老人在一旁爭辯,鳳玨覺得無趣,東宮晟卻在這時候抖著小腿跑了進來!

  “娘!娘!”

  鳳玨起身摟過小家伙,擦著他額頭上的汗珠,“你又調皮了?”

  東宮晟眨眼,摟過鳳玨的脖頸撒嬌,“娘,童兒沒調皮!”

  鳳玨哼了哼,“那你能玩得這么一身熱汗出來?”

  東宮晟嘻嘻傻笑,“誰讓舅舅玩不過童兒,該!”

  鳳玨瞧著門口走進來的鳳錦和在他身后沒形象哈哈大笑的小西,只覺頭疼!

  “你把舅舅怎么了?”

  東宮晟很無辜,蹭著鳳玨的臉蛋,“娘,童兒沒將舅舅怎么了啊!是舅舅自己從樹上掉下來……唔!”

  剛說完東宮晟就將小嘴給捂住了,雙眼賊兮兮的看著鳳玨,還一副我特無辜的表情!

  段紅在一旁笑彎起唇,拉著可憐兮兮的鳳錦到身旁,仔細看著有沒有受傷,張初一拿著一旁的帕子給小家伙擦臉!

  小西卻趴在張初一的背上哈哈大笑,直取笑鳳錦是個笨蛋,爬顆樹都爬不上去!

  鳳錦瞪著小西,很是不爽!

  她就說話不腰疼,就是來惹他生氣的!要不是有她在樹底下叫喚,他也不會從樹上掉下來!

  那四個老頭也跟著瞎起哄,尤其是幽冥,一個勁的要讓東宮晟將他怎么捉弄鳳錦這小子的!

  平日里這小子就一副冷峻,愛理不理人的模樣,童兒是如何將他給收拾到了!

  鳳玨無語的望著幽冥,“師父,不要教壞童兒!”

  東宮晟忙跟著點頭,恩恩嗯,他是被師公帶壞的!

  鳳玨拍了拍他的后腦勺,“老實點!”東宮晟縮在他的懷中,很是委屈!

  幽冥也跟著瞪鳳玨,很不滿她這話,什么叫他帶壞童兒?

  身后幾人一同掩唇偷笑,段紅也拉著鳳錦和小西在一旁笑呵呵的!

  鳳錦和小西兩人在那斗牛眼,誰也不讓誰!

  “王妃,不好了……”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在前院響起,緊接著只見一個家丁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鳳玨抱著東宮晟轉身,皺著眉頭看著慌慌張張的人,冷下臉來!

  “怎么回事?”

  那家丁跑得臉紅脖子粗,來到偏廳慌忙剎住腳步,口氣急切,“王妃,不好了,左翼王又在戲弄王爺,讓王爺當眾脫光衣服,在胸膛上刻上我是傻子……”

  屋子里眾人臉色突然變了,一陣凌厲的風勁瓜過,鳳玨將懷里的小人兒往后一拋,人就閃了出去!

  幽冥,項婆婆兩人一驚,忙將小家伙接住,看著風馳一樣的背影,側頭問著那家丁道。

  “怎么回事?”

  那家丁顯然被王妃這一動作給嚇傻了,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頭像!

  “就……就……”

  幽冥想踹他,要他急的時候不急,不該他急的時候話都說不清楚!

  雷霆抓過要想動手的幽冥,沉著臉問道,“你剛剛說你們王爺怎么了?”

  那家丁這才回過神來,“剛小的幾人經過義興街,聽到左殿下幾個心腹說著要將王爺給抓來,剝了衣物,在王爺身上刻上我是傻子幾個大字!”

  “此事可當真?”

  一屋子老頭臉色黑得很難看,恨不得將那東宮左顏給大卸八塊去!

  那家丁怎敢說假話,“前些幾年,左殿下和太子殿下還時常找王爺出府,捉弄我們家王爺,他一定就是不安好心!”

  幾人也不在廢話了,幽冥跟雷霆,冥藥三人追了出去,鳳錦,小西也想跟著去,卻被段紅給喝住了!

  他們跟著去就是跟著添亂的!

  東宮晟抱住項婆婆的脖子,還沒明白只是一個旋轉的功夫,自己怎么就被娘親給拋棄了呢!

  “美人婆婆,童兒要娘親!”

  項婆婆抱著他坐到凳子上,“童兒乖,你娘親有事要辦,跟美人婆婆在家里等好不好?”

  “不好!”他也想跟著去玩!

  小西也撅嘴委屈的看著東宮晟,只有鳳錦冷哼,看著小西的目光那叫一個仇視的!

  鳳玨除了王府,正巧看到回來的豐元年,經他這么一問,鳳玨也算放松下來!

  東宮皓月是誰?豈是任由東宮左顏欺負的?

  豐元年沉吟一聲,忙讓一旁的家丁去后院地牢里看看,那假王爺還在不在!

  鳳玨聽了挑了挑眉!

  那人利索的往后院跑去,豐元年說,“以往太子和左殿下戲弄王爺全是在那傻子身上,如今那左殿下會如此光明正大的說明只有一個原因,那便是那此王爺非彼王爺!”

  鳳玨眨眨眼,“東宮左顏現在在哪?”

  “王爺有信回來,五殿下剛下朝,便被皇上留在了御書房,想來左殿下許是剛下朝到了義興街酒樓中!這家酒樓時左殿下常去的一家!”

  鳳玨沉著臉往外走,豐元年想跟上,被她給揮退了,“你去忙你的,若是王爺回府,便說我去去就回!”

  豐元年只有作罷,但在暗中還是招來了兩個暗衛跟上王妃!

  鳳玨一路走到義興街,這條街道只有一個酒樓,很顯眼。鳳玨瞇著眼打量著眼前這酒樓!

  卻在進樓的那刻,看到個熟悉的身影,“陳思?”他怎么在這?

  陳思一身素衣打扮,聽到自己的名字,愣了下轉頭看向鳳玨,閃過驚喜時,本能的要行禮!

  “屬下見過王……”

  “你也來這酒樓?”鳳玨忙打斷他,幾大步走到他身旁,問道!

  陳思明白過來,忙看著了四周,走至王妃身側,恭敬的跟著,“回王妃的話,王爺讓屬下跟著左殿下前來的!”

  鳳玨瞇起雙眸,看來東宮皓月全都有安排了,不過,這東宮左顏既然沒少欺負以前的東宮皓月,總要在他身上收些利息不是?

  “帶路!”

  陳思忙率先跟了上去,“王爺隨五殿下去了御書房,先讓屬下來絆住左殿下的腳步!”

  鳳玨點頭,兩人穿過嬉鬧的酒樓大廳,由小兒領著上了二樓雅間!

  兩人到房間后,陳思象征性的讓小兒上本酒店的拿手菜,而鳳玨卻立在靠窗的位置。

  瞇著眼睛盯著下方街道的人群!

  “王妃!”

  陳思關上房門,走到鳳玨身側凝神往下看,似乎在確定可有動向!

  只不一會街道上就出現了三四個貴公子模樣的人物,他們中間還站著個熟悉的身影!

  鳳玨放大瞳孔打量著‘東宮皓月’,還別說,這人長得確實跟東宮皓月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只這人臉上一臉的傻氣,和眼中無神的色彩!

  陳思也看到了幾人,身上突然散出一股子殺氣!

  “此三人為東宮左顏的心腹,想來抓了王爺是想要一勞永逸!”

  鳳玨點頭,朝堂的事情,她雖然不是完全的了解,但大底的情況她還是知道些的!

  東宮籬清就是個不定性的因素,而今他也該除了東宮皓月,以免在發生不必要的因素!

  冷哼一聲后轉身朝一旁的圓桌上坐去,陳思忙跟上,桌上已經砌好了一壺熱茶,給王妃湛了一杯,自己卻恭敬的站在一旁!

  鳳玨讓他坐下,不必多禮!

  陳思這才坐下說著這些日子以來,東宮籬清的所作所為!

  鳳玨只靜靜的聽著,也沒發表意見,不多時門外傳來一聲聲高亢的笑聲,緊接著隔壁的房門被推開,幾人笑著進了房間后大笑也跟著停止了!

  鳳玨朝陳思使了個眼色,陳思了然的點頭,走到墻邊附耳靜聽,果然一會就聽到咒罵的聲音!

  陳思剛要動作,鳳玨便將他給攔了下來,抬頭望青瓦上說了句,“師父來了就下來吧!”

  幽冥,雷霆,冥藥齊齊對視一眼,沒想到玨丫頭沒了內力竟然也如此這般敏銳!

  幽冥呵呵笑著從窗戶邊上飛了進來!

  身后跟著雷霆,冥藥!

  陳思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三個老人!

  那三人卻是大搖大擺的坐到了鳳玨對面,自個兒倒茶!

  “師父,玨兒想讓師父幫個忙,去一趟左殿下府上!”

  雷霆,冥藥淡笑的看著鳳玨,冥藥瞇起眸子,雙眼折射出銳利的精光,“為師有何好處?”

  鳳玨笑瞇瞇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師父不是一直好奇一百零八刀子進是如何做到的嗎?”

  幽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聲音徒然增加了一倍,“此話當真?”

  鳳玨點點頭,“只要師父將東宮左顏給送到這酒樓來,玨兒便教師父這刀術!”

  “一言為定!”幽冥抓過冥藥縱身急匆匆的從窗口離開了!

  雷霆笑瞇瞇的看著鳳玨,“你學過法醫?”

  鳳玨聳肩,“沒有!”

  雷霆挑眉,那你是如何做到在人身上捅個一百零八刀,對方卻不死的?

  鳳玨湊到雷霆的審判,神秘兮兮的朝他晃了晃一根指頭,“不是只有學過法醫的人才懂得解剖的!”

  雷霆打了個寒顫,怎么忘了這丫頭也是個難纏的主了?不由將身子往后傾,盡量遠離這女人!

  “咳咳,丫頭悠著點,雷爺爺老了,可經不起你這般折騰!”

  鳳玨哼了哼,坐正身子,招來一旁看得瞪圓雙眼的陳思,“你去隔壁看看,將他們玩在你王爺身上的手段,記牢了!”

  陳思笑呵呵的出門去了!

  在沒有比這差事更歡喜的了!

  雷霆只覺得屋里涼颼颼的,透著股陰風,看著鳳玨那狐貍般的笑容,很沒好氣道,“太子的事是你讓人散播出去的吧?”

  鳳玨斜睨著他,“你昨晚看得也很爽吧?”

  雷霆嘴角抽了抽,望天,“玨丫頭你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了!

  這才過了沒幾年呢!

  鳳玨卻是雙手撐在桌上,雙眼亮晶晶的盯著人瞧,“哎,我一直忘了問你了,看現在冥藥看你的眼神透著股崇拜,說吧,你是怎么把他那一身彪悍的肉給割下來的?以致現在他這么崇拜你?”

  雷霆動了動僵硬的脖頸,“小丫頭以為如何?”

  鳳玨不懷好意的盯著他的下巴,“要是我沒猜錯,你指定是將他身上的脂肪全給抽了出來!”

  雷霆嘴角狠狠一抽,“你當這是現代?能上手術臺?還抽脂肪呢?”

  鳳玨很無辜的撇撇嘴,“我第一次見冥藥的時候,看到他那一身彪悍的肥肉就知道不太正常,也給他把過脈,可卻沒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雷霆喝著熱茶,“這你就不懂了,當初我也是在他身上做了個小的實驗,沒想到那味藥草跟他相克的藥草混在一起,到了他身上便猛長肥肉,其實我也很無辜的!”

  鳳玨暗想,你要是無辜,這世上還有不無辜的人嗎?

  “你把那藥給找出來了?”

  雷霆得意的點頭,“就是銀合歡!”

  銀合歡?

  鳳玨腦袋里一根玄咚的就斷裂了,錯愕的看著雷霆,“它?”

  雷霆難得看到如今的鳳玨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也不由彎下了唇角,“沒錯,就是銀合歡,它是一顆神奇的藥草!”

  鳳玨嘴角抽了抽,如果她沒記錯的話,當初她跟東宮皓月那一塌糊涂賬就是因為這銀合歡,如果不是師父讓她上山采這東西,她怎么可能中媚藥?

  “它不是只有催情作用?”當然不止,當初師父也說過這是一顆神奇的藥草,一身上下都是毒,卻也都是寶!

  莖葉之間是毒藥也是解藥!

  當然世人也極少知道這東西的真正藥效如何!

  雷霆瞪起雙眼,“誰跟你說這只有催情作用的?讓他出來,老頭兒跟他仔細講明白了,多委屈人藥草來著!”

  鳳玨滿臉黑線的瞪著他,“那你說,它還能干嘛?”

  雷霆嘻嘻直笑,“這便是將冥藥那一身彪悍肥肉給切了的主要藥草!”

  鳳玨無語凝噎,“行了,我也不想知道了,你沒讓冥藥追著你殺到天涯海角,那是你的本事!”

  雷霆依然呵呵的笑,“他感謝我還來不及呢,追殺。哼,他敢!”

  鳳玨直接趴在桌上,朝他擺了擺手,算是回答他這話了,她沒興趣知道這有的沒的!

  陳思回來了,一臉憤怒,走到桌前還將桌面砸得彭彭只響!

  雷霆在他頭頂敲了下,“你小子吃錯藥了,這桌惹你了?”

  陳思冷著臉,“王妃有所不知,隔壁那幾人真正可惡,什么鞭具都用在了那傻子身上,還相互取笑著!”

  鳳玨挑眉,“哦?玩得如何了?”

  雷霆有了前車之鑒,對東宮史闌這一招,用在東宮左顏身上也是不太現實的!

  “小丫頭想到什么點子了?”

  鳳玨學著東宮晟的表情,無辜的眨眨眼,“我只是想讓東宮籬清順利登基,一次性解決完東宮史闌和東宮左顏,這樣省事多了!”

  雷霆笑瞇瞇的點頭,“東宮史闌的傳聞流便大街小巷,估計他也在兩個月內不敢在出現在大眾面前了!”丟不起那個臉,“再者東宮左顏,嘿嘿!”

  估計過了今天,也不敢在大眾面前出現了!

  鳳玨但笑不語,但眸光卻是閃過道冷光!

  無論是東宮左顏還是東宮史闌,亦或是他們身后的鳳府,祝府,便只有一個下場!

  陳思顯然不知道這兩人在無聲的交流著什么,只想到隔壁那幾人曾經想要在王爺身上這般施虐,一股無名火憋在胸口,恨不得將那幾人抓起來五馬分尸了!

  鳳玨笑瞇瞇的讓陳思去看著人,別偷懶!

  陳思只能繃著臉回去!

  雷霆瞧著他那一張黑臉覺得有趣,“玨丫頭想要如何對付東宮左顏?”

  鳳玨玩著茶杯,“雷爺爺以為如何?”

  雷霆哼哼兩聲,“要是嫌麻煩,直接殺了不是很省事?”

  鳳玨淡然的搖頭,“殺一個普通人好掩飾,若是殺了皇子太子,只怕后續會更麻煩些!”

  “那你是想?”

  鳳玨輕輕搖頭,“待會就知道了!”

  雷霆翻白眼,“你這丫頭越大這氣死人的本事也跟著增加了!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鳳玨噗嗤笑了,“可愛?”拜托,這詞你要確定能放在她身上才放啊!

  雷霆跟她吹胡子瞪眼,很是不滿!

  鳳玨搖搖頭,放開茶杯,“我問你,我身上的蠱蟲,能解除?”

  雷霆不想她這思維轉換得這么快,不由愣了下!

  “蠱蟲?”

  鳳玨蹙眉,“很麻煩?”不然雷霆這是什么表情?

  雷霆干咳了聲,“其實你不解也沒事,這對雌雄蠱蟲在你們兩人身上又不會反噬,大多時候都是在沉睡的,你解它干嘛?”

  鳳玨眉頭深鎖,“不爽!”這些年,她睡覺的時候偶爾也能感覺到有東西在肚子里挪動,很是不爽!

  尤其是每次待在東宮皓月身旁時,那種挪動感便會更加強烈,只是已經沒有最初開始那般強烈了,如今也只能那股騷動給強壓下去!

  但沒人喜歡自己身體里面有個蟲子!

  “哈哈!”雷霆大笑,“玨丫頭可知,如若沒有這對雌雄蠱蟲,你和皓月那小子早就魂歸西天了,哪還輪到你在這逍遙,你該謝謝你身體里的雌蠱!”

  鳳玨冷著臉,“你的意思是?”

  雷霆朝她曖昧的眨眨眼,“沒必要為了它煩擾,它早就當你是母體,不會傷害與你!”

  鳳玨輕輕松了口氣,“就算東宮皓月接近也沒事?”

  “這是自然!你們體內的蠱蟲在幼時本事母子蠱,但那是還沒成型的,如今在你們夫妻體內,長大后自然便轉型成夫妻蠱,你無事,他便無事!”

  鳳玨懂了,既然不會在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她便不會在去糾結著蠱蟲!

  幽冥和冥藥回來的時候肩膀上扛著個麻袋,從窗口進來便將麻袋給丟到了地上!

  彭的砸出好大一聲響!

  雷霆哇哇叫,“你就這么將人皇子給打暈扛來了?”

  鳳玨起身解開那麻袋,將東宮左顏給拖了出來!

  看著他身上的痕跡,嘴角抽了抽,“師父,你下手還真是一點都不吃虧!”

  幽冥得意的點頭,“那是自然的,你師父豈有旁人欺負去的道理?”

  雷霆大罵他不要臉,冥藥覺得這兩人在一起就是火星撞地球,很自覺的到一旁幫著玨丫頭的忙!

  他就不懂了,當初明明他才應該跟雷霆不共戴天才是,怎么到了這會,劇情給變了!

  鳳玨也無奈的搖搖頭,只跟冥藥說道,這兩老頭都還沒長大,他們要理解!

  冥藥很不客氣的點頭表示贊同!

  兩人將人給甩到了一旁的凳子上,鳳玨三兩下就將東宮左顏的衣服給叭了個干凈!

  幽冥一看這還了得,忙丟下雷霆樂顛顛的跑到鳳玨身旁,擋住了東宮左顏的羞體。

  “玨丫頭不能看,這可是要張針眼的,不能棄皓月那小子于不顧!”

  鳳玨嘴角一抽,抬眼示意雷霆,將他給拉走!

  雷霆只顧哈哈大笑,冥藥一副你白癡的眼神瞪著大笑的雷霆!

  幽冥直接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你笑什么?老頭兒說錯了?”

  雷霆笑夠了,哥兩好的攀著他的肩膀,退開一步,“幽老弟,若是看一眼別人的羞體就能長針眼,那你的雙眼怎的還沒千瘡百孔?”

  鳳玨抽著嘴角,將人都打發了,喚來陳思,要來一把小型菜刀!

  陳思去的動作很快,這里是酒樓,要一把刀上來也只是一個呼吸間的時間。

  鳳玨將剝了個干凈的東宮左顏給翻了個身,讓在一旁嚇得驚愕住的陳思上前搭把手!

  “雷霆,我要一些止血藥!”

  雷霆正和幽冥在爭執,聽到聲音慢悠悠的放開幽冥,從懷中掏啊掏掏出一小包的藥粉,往鳳玨身旁一遞!

  “都要給他放血了,還給他止血干嘛?”

  鳳玨哼哼兩聲,讓陳思去接止血藥!

  陳思看著那晃動的刀光,覺得有些腿軟,忙轉身朝雷霆走去!

  幽冥卻是雙眼亮晶晶的上前,也不看躺著閉目的東宮左顏和被他自己給揍出來的一身青紫!

  笑瞇瞇道,“玨丫頭可是要行動了?”

  鳳玨將手中的給他,“師父,你來!”

  幽冥不客氣的接過刀,冥藥在一旁抽著臉,很同情躺著被砍暈的人!

  幽冥拿著刀躍躍欲試,“玨丫頭該如何來做?”

  鳳玨在東宮左顏胸膛上,按住兩根肋骨中間,用力一按,“這里,隔著兩厘米,可以插三刀!”

  幽冥提著刀就上,冥藥給嚇了一跳,忙攔住幽冥,“哥哥,你可是真來?”

  幽冥好心情的揮開冥藥的手,晃了晃手中的刀,“自然是真的,老頭兒早就想這么干了!”

  說著一刀就下去了!

  被迷暈的人只是痛得皺緊眉頭,輕微的痛吟聲傳來,幽冥忍不住一樂!

  看著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那腥味傳來,下刀時卻沒有任何阻隔,就在肋骨中間穿了過去,覺得很是有趣!

  一連三刀后,幽冥興沖沖的回頭問鳳玨,“玨丫頭,這個有趣,之后該下哪里,一百零八刀,這可好玩了!”

  冥藥默默的閉上雙眼,轉頭和雷霆大眼瞪小眼!

  雷霆也是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幽冥,有人玩這個還玩上癮的了?

  鳳玨傾身,兩顆頭湊在一起,比劃著該捅哪里,陳思也跟著往后退了一大步,隔壁那幾個該殺千刀的已經是變態了,沒想到自己眼前還有更加變態的!

  眼看著東宮左顏身上的血液流出,往兩人身上染紅了一片,地上的人即使是暈迷著,也吐出痛苦的呻吟!

  鳳玨朝空中伸出手,道,“陳思,止血藥!”

  陳思一個激靈,忙上前將手中的止血藥給遞了過去!

  鳳玨將藥粉撒在那刀傷口上,鮮艷的紅色漸漸的凝固住,很神奇的藥,鳳玨挑眉的抖了抖手中藥瓶,還不忘轉頭朝雷霆道,“這個不錯,里面的成分都是什么?”

  雷霆和冥藥坐在桌前,一人手中端著杯清茶,“上好的凝脂露,這可是你雷爺爺私藏的寶貝,就這么給你一下用光了!你別跟我說話,我肉疼!”

  等幽冥那七十二刀下去,躺著的人身上大大小小無數個小洞時,也跟著抽了抽嘴角!

  “這都是洞了,在從哪里下手?”

  鳳玨眨眨眼,“好似都捅完了!”

  幽冥雙眼一亮,“能將他拿起解剖嗎?”

  鳳玨搖頭,“不行,他還不能死!”

章節目錄

女校体操队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