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被追拿的黑衣蒙面人(1/2)

加入書簽

  柳雙離無聊的翻著白眼。

  她并不是沒人管,殷學正帶同孫欲隨段文貴一起去往順天府大牢時,暗中給她做了手式,讓她在這乖乖呆在這,等許行回來。

  她是乖乖呆著了,可不知來此真正目的的她,被這么一下晾在一邊,真的很無聊啊。

  所以,殷學正等人一走,見四下無人,柳雙離即施展輕功,躍身上了屋頂。

  亥初時分,夜還未深,月剛初明。

  柳雙離府身臥在屋瓦之上,輕輕的探著頭,無聊的觀察著周遭的情況。

  已是深秋時分,夜雖未深,夜風卻已裹上了深冷的寒氣,在迎著夜風的屋瓦之上呆得久了,不免受寒氣所襲,身子有些僵冷起來。

  柳雙離搓了搓有些冰冷的雙手,又瞇著眼四下看了看,哈了口氣,耳朵也豎起細細分辨周圍的聲響。

  沒有異常,又過了兩刻鐘,許行還沒回來。四下安靜得出奇,除了巡夜人每隔半刻鐘轉到這處的腳步聲,再有簌簌的夜風聲外,聽不到任何聲響。

  又哈了口氣,柳雙離無聊的翻了個身,仰躺在屋頂,看著天上的——嗯,好吧,看不到星星,只有半掩在一層溥溥云紗后的明月。

  連星星都沒得數啊,柳雙離自嘲的輕聲一笑,瞇起了雙眼,雙手托后,無聊得正想稍打個盹兒。就在這時,突聽不遠處傳來陣陣飛速奔跑的腳步聲。柳雙離一驚跳起順勢伏下身子,辨著聲響望去,就見不遠處,昏暗的長廊中,一黑衣蒙面人正如離弓的箭刃般,急速向這方奔來。

  黑衣蒙面人的身后,緊追著三個身著龍行衛官服的衙役。

  龍行衛!?怎么回事?

  這是在鬧哪出戲?

  她自己就是龍行衛,可沒聽說今夜龍行衛有在順天府的抓捕行動。

  追得近了,柳雙離也看清了三個身著龍行衛青灰色官服的人的臉。

  嗯,她從沒見過這三張臉。

  這三月來,特別是這幾日來,也是殷學正有意,她已經把身在京中的所有龍行衛明衛都認了個全,她的記憶力不差,這三張臉卻沒在她的記憶中留有號。

  所以,除非這三人是剛從別處當差回京,沒及時讓她見到。否則,就是有人在冒充龍行衛行事。

  自然,突然回京沒讓她見著的可能性極小,所以,被冒充的可能性極大。

  柳雙離輕笑,既然都是要抓人,以期讓給冒充的,不如讓她自己這個真正的龍行衛來吧。

  想到這,柳雙離身形一轉,如彈丸星躍,幾個起落來到了四人追逃的長廊頂端。

  此時的黑衣蒙面人已被身后的三人追上,情及之下突然一個急速縱起,就想躍過一旁的高墻,翻墻而過。

  可惜,黑衣蒙面人的身法實在不夠靈活,輕功底子又太差。這一死命急躍,也不過剛剛夠雙手趴上墻頂瓦石,雙腳又不知如何著力,實在不夠勁兒躍過這堵高墻。

  就在黑衣蒙面人雙手抓實墻頂瓦石,雙腳想使勁兒往上爬之際,他身后的三人已追至。領頭的一人見其狼狽攀爬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上前輕輕一扯黑衣蒙面人的雙腳,毫不費力的就把人給扯下了高墻。

  ‘啪’的一聲重響,黑衣蒙面人仰面倒在了地上,一身的黑衣瞬間蒙上一層暗灰。

  身著龍行衛官服的三人,一臉得意的大笑著:“他娘的,看你這兔兒還往哪逃,撞到咱龍行衛手里還敢逃,娘的,不死也要你脫層皮。來看看是什么兔崽子,竟敢來順天府劫獄。”

  說著,就有一人蹲下身來,伸手欲扯下黑衣蒙面人蒙在面上的黑巾。

  黑衣蒙面人急得‘嗚嗚’直叫,身子直往后退,可他的身后就是高墻,根本退無可退。他的雙腳適才又被人撕扯過重,還在發麻之中,一時就根本站不起來。

  眼見面上的黑巾就被扯下,黑衣蒙面人雙眼一閉,認命了。

  突地一聲疾風襲過,就聽‘啊’的一聲慘叫,又似‘噔’的一聲震響,什么跌落于地,他面上蒙著的黑巾好好的,近身的那人卻不見有任何動靜。

  黑衣蒙面人疑惑的睜開雙眼,就見適才蹲下身來欲揭下他面巾的那人,左手緊抓著右手手腕,一臉的猙獰。

  一旁領頭的那人倏地一個縱起,大聲喝道:“什么人?”

  又是一陣急風拂過,黑衣蒙面人的身前瞬間立了一人。

  一個也是一身黑衣,卻是長身玉立,身形靈巧的俏麗少女。

  “哪來的臭丫頭。”領頭的那人一個暴喝,雙手成扇就向少女面門抓去。

  少女俏臉微揚,雙眼含笑,也不答話,輕巧巧的往旁一讓,右腳卻是一抬一掃,一記‘飛鶴掠水’就把直撲上來的那人掃落于地。

  另兩人見此,一驚之

章節目錄

女校体操队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