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斬殺蜂王千變萬化(1/2)

加入書簽

  密集駭人的食人蜂,有的攻擊著城墻外的人,有的鉆進城墻內,吞噬著那些被宮墻擠的毫無還手之力的武林人。

  恐懼,絕望,在眾人心中慢慢繁衍。宮墻上的人要毫不分心的對抗難纏的食人蜂,宮墻內的人已然無法反抗,隨著宮墻合并的空間越來越小,食人蜂所到之處,皆是血粼粼的白骨,有的甚至連白骨都沒有了

  唯有一些身材矮小之人,幸有逃過此劫。就在絕望之際,忽而一道龍形的巨大力量如暴風般劃過,伴隨著一聲龍吟般的嘶吼,所到之處,所有食人蜂均被震碎,凡是在此周圍的人無一不連連后退,龍吟過后,只

  見一位身軀凜凜、寬肩窄腰、一身黑色勁衣,卻有萬夫難敵之氣勢的人,站在城墻之上,盡管他蒙著雙眼,卻仍能從那黑布之下,感受到他冷傲凌厲的目光。

  一把寶刀握在手中,他收勢之時,那刀身上的銅龍之瞳開始閃爍著紅光,此人除了冷面狂龍皇甫風,誰還能有如此氣勢。

  他靈活飛速的身手,正如降龍降世,只是這一招刀法毫無慈悲之心。

  “大哥?”皇甫云是既驚喜又詫異,他飛速落在皇甫風身邊,“你怎么來了?”

  還容不得兄弟二人“敘舊”,很快又有密集的食人蜂涌來。

  水漣漪瞥見東方聞思眼底的驚喜,冷笑道:“就算是皇甫風來了,他現在也不過是一個瞎子!”

  白狐說道:“據我所知,皇甫風就算是瞎了,也一樣從你手里安然逃脫,那么多人都殺不死一個皇甫風,水護法,你說這話的時候,大概自己的心里也很沒底吧!”水漣漪真真正正的見識過,皇甫風的殺人手法,像極了邪派中人,刀刀致命,原本紅魔是壓制神封刀魔性的,可是皇甫風卻還是達到了入魔境界,無論是皇甫風,還是神

  封刀,他們的相遇,可謂是天作之合,故而對他仍心有余悸。水漣漪說道:“熔巖機關,沙海陣,宮墻移合,還有食人蜂,都已經讓他們身受重創,就算多一個皇甫風,也不過是多拖延一點時間,等他們筋疲力盡,所剩無幾,我們就

  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

  頃刻之間,又有不少人死無全尸,賀逐飛也是傷痕累累,疲憊不堪,他大聲喊道:“我們必須要找出食人蜂王,這是我們唯一的活路!”

  “是啊,否則我們上面的人會累死,下面的人也通通活不了!”流星喊道。

  皇甫云一直在鳳綾羅身邊左右,他們二人背靠著背,抵抗的十分周密,他們很少并肩作戰,此時,默契的就像在一起生活了一輩子的夫妻。

  “沒有一只食人蜂是特殊的,該怎么找?”皇甫云喊道。

  皇甫青天高聲道:“既然是蜂王,就一定會有破綻!”

  但是這破綻,是肉眼無法看到的,就在眾人無望之際,皇甫風卻在此時心生一計:“二弟,我有辦法,你來掩護我!”

  皇甫云示意鳳綾羅小心,便飛身而至皇甫風的身邊:“大哥,你要我怎么做?”

  “蜂王統領食人蜂,勢必不會形影單只,無論如何擊散,都有食人蜂護在周圍,那蜂王便有可能混在其中!”

  “但是大多數食人蜂都是成群結伴的,即便擊散了,恐怕也不好觀察!”

  皇甫風說道:“但我們必須要鋌而走險,你負責擊散,用眼睛去看,而我負責混入其中,用耳朵來聽!”

  “這太危險了,稍有不慎,大哥你會受傷的!”

  “所以我才需要我們兄弟聯手,我最信任你,你來掩護我,我便可以專心!”

  無奈之下,皇甫云只得點點頭,隨即攤開七桃扇,隨著每一枚暗器將食人蜂群擊散,便瞬間四分五散形成一群又一群。皇甫風按照皇甫云的指引,便閃身在每一群的食人蜂下,靜立其中,側耳傾聽,眼見著蜂群一擁而上,只要瞧見皇甫風舉起神封刀,皇甫云便已經甩出七桃扇,刀如狂風

  扇如驚雷,待七桃扇回到皇甫云手中,食人蜂的尸體也已落滿皇甫風腳下。

  看到皇甫風搖頭,皇甫云便繼續擊散蜂群,如此七八次過后,皇甫風終有所覺。

  只見一群食人蜂黑壓壓一片已經將皇甫風包圍,全然不見了他的身影,惹得眾武林人士一陣驚呼,就連水漣漪也不禁睜大雙眼,難道皇甫風就這樣成為了食人蜂的食物?

  “風少爺!”流星驚呼,隨即就要沖上去。

  卻被皇甫云一把攔下:“大叔父,再等等!”

  大哥為何還沒有舉刀?

  名震天下的冷面狂龍就這樣死在了食人蜂口中嗎?

  當然不會,因為很快那些黑壓壓的食人蜂,就像被一股龍卷風卷在其中,被迫順時針飛卷,最后被攪動的四分五散,粘稠的內臟伴隨著血粼粼的惡臭飛至四面八方。

  皇甫風手中的神封刀保持著揮動的姿勢,一只食人蜂自神封刀的刀身緩緩滑落至刀尖,最后飄落,在空中分成兩半,落至地面。接下來的場景便更為震撼,原本還在攻擊著眾人的食人蜂忽然就像無腦蒼蠅般開始四處飛竄,飛速扇動翅膀的聲音就像鬼哭狼嚎般那般凄慘,隨后忽然就像被熔巖融化了

  一般,肉眼可見成為血水一灘,紛紛落下,就像下了一場紅色的暴雨,落在眾人身上既狼狽又臭氣熏天。

  雖然皇甫風也不例外,但他成功的捕殺了蜂王,解除了危機,他是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水漣漪也不能幸免,她有些厭惡的擦拭著臉頰上泛著惡臭的血:“從沒有人成功的殺過蜂王,皇甫風確是頭一個!”

  東方聞思和白狐顯然都松了口氣,若是八大門派全都葬身烈火和曼陀羅,日后對付白之宜,奪回曼陀羅宮可就再無幫手了。

  皇甫云來到皇甫風身邊,見他毫發無損,驚喜道:“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等你眼睛看不見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聽力有多強了。食人蜂王體內沒有被灌輸毒液,翅膀的扇動就會比其他食人蜂輕盈!尋常人聽不出,但是一個靠耳朵行走于世的人

  越特殊的東西,就越能分辨得出!”皇甫風說道。

  危機雖然解除,可所到之處,早已是血腥一片。

  殘留下來的人將陷在陣里的人一個一個解救出來,而城墻仍然在合并著。

  眾人望下去,城墻內的人,早已不成人形,就像被絞肉的機器里裝滿了血肉,滿地的鮮血,肉醬,染紅了整片大地,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無能為力。

  劫后余生,每個人都在喘著粗氣,還在為方才的陣仗感到后怕。

  聞且卻異常平靜,他深知連抱著馬麟成的尸體哀悼的機會都沒有,他消失了,他沒了,這個世上自己最后的親人,如父親一般的人,沒了。

  從今以后,再也沒有任何親人能陪在自己身邊了。聞且不傷心,沒有馬麟成坐鎮,丐幫的人不會服從一個不過十六歲的少幫主,他也不傷心,沒有馬麟成做自己的嘴巴,會與江湖人士無法溝通,他只傷心,再也沒有這個

  人了,自己早已拿他當做自己的父親了。

  他親眼看到,是皇甫青天、無魚和皇甫云一起殺了馬麟成,他們利用馬麟成,逃出升天……聞且看著他們的眼神,充滿了怨恨,但他還存有一絲理智,他知道,自己還是丐幫的少幫主,他還是必須要以大局為重,馬麟成用自己的命解救了眾人,他還不能讓馬麟

  成白白死去。

  秋后算賬,也不算晚。

  昆侖掌門子虛真人憤然喊道:“蛇女,拿命來!”

  水漣漪仰天大笑:“哈哈哈,震昆侖,蓋武當,壓華山,滅丐幫,奴家自是不在話下,你們這些偽君子,盡管放馬過來!”

  劫后余生的武林人馬很快就與烈火宮的弟子亂作一團,展開廝殺,東方聞思和白狐也

章節目錄

女校体操队客服